phrama

_(:3」∠❀)_
(* ̄3 ̄)╭♡❀小花花砸你

好奇心害死猫

一发完,小甜饼。傻白甜。圣诞快乐。
设定,在正义联盟成立之前。BVS之后。

“克拉克,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。你是贿赂他还是跟他上床,我不管,反正你一定要搞到蝙蝠侠的私人采访。”佩里在他的办公室里朝克拉克怒吼。
克拉克耸耸肩,让自己从这段不美好的回忆中醒过来。所以今天他也许要出个差了。

  夜晚,准确来说是歌潭的夜晚。
  一栋烂尾楼里,克拉克躲在柱子后面,企图听清小丑在和别人谈论些什么。
  不,不行,还是听不清。他又往前挪了几步,足够谨慎,但脚还是碰到了地上放的杂物。
  “Who is there?”上帝啊!是莱克斯卢瑟的声音!他为什么会在这儿?他胡乱地想着,同时快速转移自己的位置。
  “远道皆是客,你不留下吗?”克拉克看到了一个穿着紧身服,头上戴着小丑的帽子的女人。
 

  “那么就这么说好了,你负责超人,我负责蝙蝠侠。”
  “啊啦啦,好的。”
  “那么合作愉快。”
  “笑一下,我的朋友。Smile makes people feel younger.我可不想出手这么阔绰的伙伴早、死、哟”
 

克拉克可以听见远处的两个人正在交谈,也许他不应该醒过来,反正他们觉得他昏迷着,可以尽情的交谈。
   但是克拉克感觉到有人在摸他的脸,也许他应该醒过来了。
  一个穿着小丑服的女人正伏着身子,认真的揉捏着他的脸。
  "Puding,my dear.He is soooo cute!I want to keep him.(他太太太太可爱了,我想养他!)"她猛地把克拉克的脸转到一个方向。他看见了小丑和莱克斯卢瑟。
  “哦,是吗?那么,亲爱的,如果你喜欢的话,当然可以养了。”小丑对哈莉笑了一下,走向她,给了她一个吻。
  这恐怕是克拉克人生中最尴尬的几分钟了,拜超级听力所赐,他能清楚地听见舌头交缠的声音,来自堪萨斯的大男孩立马红了脸。
  “哦,puding.我们的小宠物害羞了。对,我们应该叫他什么。”
  “嗯,实际上我叫C…”
  “Kitty,yes!你就叫Kitty!”哈莉笑了一下。整个人缠在小丑身上。
  “嗯,小姐…”他动了动被捆住的双手,绑得很紧,不易争脱,“请问,你能帮我松开我的手吗?”
  “当然不行啦,Kitty.松开了你,你就会逃跑了,我可不想这么可爱的宠物逃走呢。”她掐住他的脸,在他嘴里塞了块布,“Kitty要乖哦,主人有事先走了。”
他只得被迫坐在这,看着小丑女一蹦一跳地避开地上的垃圾,然后被突然出现的蝙蝠侠从背后敲晕了。
  “唔…唔…”克拉克尝试引起蝙蝠侠的注意。
  蝙蝠侠显然听到了他的求救,哥谭的黑暗骑士走向克拉克,用刀割断了绳子,双臂用力,克拉克被抱了个满怀。
 

  走出废楼,蝙蝠侠向高处发射绳索,向下跳去,黑色的披风被风吹起,形成了一个完美的蝠翼形状。
  原来这就是我们这位都市传奇的行动方式吗?克拉克为了避免自己叫出来,放任自己胡思乱想起来,并狠狠地把头埋进了蝙蝠侠的胸膛。
  耳边的风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,克拉克越过蝙蝠侠的肩胛,向四周看看。
“下来。”从变声器传出来的声音低沉,而克拉克肯定这夹杂着一股不耐烦的味道。
  “哦,好的。”他顺从地从蝙蝠侠的怀里跳出来,眨眨眼,真挚的说“谢谢你今天来救我,还有,请问你能给我一些时间吗?”
蝙蝠侠点点头,看到克拉克低头在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个小本子,就抬脚准备消失,然而他感觉到从披风处传来的一股拉力。
  克拉克对他挑挑眉:“记者的基本素养就是永远别让他的采访者逃跑。”
  “那么,克拉克记者准备好拿到一个独家大新闻了吗?”男人戴着头盔,这让克拉克看不到他的表情,不过克拉克可以听出,变声器处理后都掩盖不住的戏谑,这让他有点不服气。
  “记者永远都不会拒绝一个大新闻的。”他气鼓鼓地回击道。
  “比如,关于神秘蝙蝠侠和他的神秘恋人的身份?”布鲁斯脱下头套,给了克拉克一个吻。轻轻的。
  也许是男孩的嘴唇触感过于美好,布鲁斯又给了他一个吻,舌头碰着舌头的那种,过于安静的背景使克拉克产生了一种,可以听见舌头搅动所产生的粘腻的水声的错觉。
  “Hey,男孩,我要摘下你的眼镜,它太影响亲吻了。”
  “什么?不…”鼻梁上的眼镜被取下,男人随意地丢到地上,然后再再一次吻上克拉克艳红的有些过分的唇,舔上克拉克可爱的小虎牙。
“唔…”被吻得快喘不过气,带着一丝不甘心,克拉克用他的小虎牙咬了布鲁斯的舌头。
  “嘶…就像一只猫咪,My kitty.”布鲁斯咬了咬克拉克的耳垂,在他耳边呵了口气。
“布鲁斯先,先生,你不怕我说出你的秘密吗?”克拉克瑟缩了一下。
  “什么秘密?关于花花公子神秘伴侣的身份?”
  克拉克沉默不语,布鲁斯笑笑:“克拉克,你会接受我的求婚的,对吗?”布鲁斯单膝跪下,“Tell me,will you?My kitty.”
克拉克瘪了瘪嘴,“你把我吃的死死的,还担心我不答应,但是,我愿意。”


Kitty 这个名字只有我能叫。(▼皿▼#)
老爷如是想到。
谁叫谁就去死!!!
 
 
 

评论(4)
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