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rama

咸鱼一条
客官要次嘛

Part 8. Slow Show 〈二〉

   〈二〉

     克拉克轻轻飘浮在平流层之上。新年可能是他一年中最喜欢的一天,他喜欢看到各种烟花点亮夜空,多姿多彩,闪闪发亮的像一个个小超新星。现在欧洲正准备点火,路易斯正在布鲁塞尔迎接新年,她说她是为了一个独家新闻,但克拉克怀疑,这和一个迷人的德国战地记者有关。东海岸,快零点了,很快大都会就会充斥着幸福的欢呼和艳丽的烟火,但是在这里,在平流层,停留,一切都很安静,克拉克不敢说宇宙是寂静的,但无边宇宙中的白噪音,的的确确给了他些许安慰,或者是因为他离太阳很近,无论如何,这让他觉得很平静。
        不,这是在说谎。玛莎的话在他的脑中产生了强烈的共鸣:你还没有忘记他,你放不下他。克拉克无法停止这个想法——在地球上的几十亿人中找到布鲁斯是件多么简单的事。他想知道那个人现在在干什么:他是去参加聚会了吗?也许他自己组织了个聚会,他享受吗?或者说今晚是蝙蝠出来夜巡,现在正在高潭的小巷里漫步。
        人们都怎么说:对付诱惑最好的办法就是屈服于它。克拉克闭上眼睛,听着歌谭市喧嚣的街头,过了一秒啊,你在这儿!当布鲁斯平静的心跳声在他耳朵里咚咚响时,克拉克从喉咙后面挤出一点声音。所以,他不是在战斗,至少现在还没有。
        哦,见鬼去吧,克拉克忿忿不平地想,并飞回了地面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原来布鲁斯正站在韦恩塔的最高点,优雅、孤独,非常不在蝙蝠模式。外面有点冷,但天空很干净。烟花引爆时,布鲁斯将有一个极好的观看视角,克拉克远远的看着他,也许他应该回去,尽可能的远离他,但是他在爱情中总是有点傻,他慢慢的,悄悄的接近他,就像接近一个野生动物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是披风在风中飘扬的声音,让布鲁斯注意到了他的到来,他的面部表情没有丝毫变化,也许他一直在等他。
       “先生,可以给我看看你的邀请函吗?”布鲁斯首先出声,克拉克轻轻地落在地面上,留意着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?我想我不小心掉了,我本来是打算迟会儿到,再贿赂贿赂保安,顺便混进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恐怕他们是不会让你进去的,先生,你违反了着装规定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规定是?”克拉克决定将这个角色扮演进行下去,因为这感觉就像他们相遇的那个晚上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黑白舞会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,好吧,也许?我没有认真看备忘录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应该炒了你的秘书。”布鲁斯笑笑,克拉克的理智消失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很高兴见到你。”他说,希望布鲁斯能懂,这意味着“很高兴见到没有戴面具的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韦恩问,看起来他并不生气,只是单纯的好奇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想……我得问你件事儿。”克拉克含糊的说,避开他锐利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继续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不是第一次了,克拉克总是无法组织好自己的语言。不过这通常发生在星球日报的办公桌后,当他努力的在截稿日前完成报道时,那一个个完美的句子突然就从自己的脑子里消失。而现在这是多么,多么的可怕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还记得我们曾在你车里谈过的,不是吗?就在……一切改变之前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记得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”克拉克紧张的不知道把手放哪儿,最后,他决定双手交叉,抱在胸前,“所以,是的……我想让你知道,我……我的想法仍和那天一样。我知道这很愚蠢,但我不能假装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。我……我很困惑,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再交谈了。我喜欢我们一起工作时候的感觉,和你成为合作关系,让我觉得,很…很完美,但是除去公事,我同时也想要你成为我私生活的一部分。”
        轻微的风声是他能得到的唯一回应,除此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它吹乱了布鲁斯整齐的发型——刘海几乎遮住了他的眼睛。克拉克必须克制自己,克制自己想要帮他整理刘海的冲动。我永远不会被允许这样做的——苦涩的想法使他的胸口疼痛不已。
        “无论如何……”克拉克沉重的叹了一口气,“如果我们结束了,那我们就结束了,我只是无法忍受现在我们之间的状态。无论怎样,我们还是把关系挑明白,这样我会好受一些。新的一年,崭新的开始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知道该如何道歉。”布鲁斯脱口而出,眼睛盯着地板,“在我对你做了那么多之后。”
        克拉克咬着下唇,他想要听到更多。布鲁斯再次开口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离开你似乎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这种话已经不能伤害到我了,克拉克想。 “我还以为,你讨厌我呢。”他说,他的喉咙痛得发紧。
        “从来没有。”布鲁斯失口否认,“我知道,我不能弥补你,不管我有多抱歉,它都不会改变过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克拉克低头看着街道,人们愈发激动了,在这样的夜晚,这通常只意味着一件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可以做点什么来补偿我。”克拉克说,“我的意思是,如果你愿意的话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布鲁斯反问道,“做什么?”他的脸色难以琢磨。
         克拉克向前几步——布鲁斯身上有肉桂的味道,他高大,宽阔,强大,完全无法抗拒。然而这一次,他们只是自己,不是在百万富翁,或者是在记者的伪装之下,克拉克用双臂搂住他,紧紧的抱住他。布鲁斯变得有点僵硬。
        “抓紧了。”克拉克笑着浮起来,布鲁斯立刻抓紧了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现在如果有人拍照,会是个不错的头条。”他撅噘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百万富翁误坠高楼,被超人出手相救?这确实是个不错的爆点。但你说的对,最好离开摄像机能拍摄到的范围。”
        克拉克加快速度,天空离他们更近了。布鲁斯,这个混蛋,甚至不害怕。他还假装冰冷的空气不会困扰他,然而克拉克却看穿了他的伪装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最好挤在一起取暖。”他建议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会觉得冷的,不是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会,但是我们以后再说这个。”克拉克往下看,
“享受表演吧!”
          樱花在他们的脚下炸开,随着指针们一步一步走向零点,人们越来越激动,直到他们看不见城市为止——它被一片炫目的光海所覆盖。克拉克说不出他到底最喜欢哪个颜色:红色和金色都很好看,很难作出选择。于是他转向布鲁斯,想询问他的意见,但这个男人根本没看烟花,他只是盯着克拉克的脸。
        克拉克的心跳得如此之快,以至于他确信布鲁斯能够听到。他脸红了红,突然意识到他可以把布鲁斯英俊的脸看的一清二楚,没有丝毫遗漏。
        “新年快乐,韦恩先生。”他轻声说。然后他们交换了一个吻,一个轻柔的、充满试探的吻,不带一丝情欲,仿佛无休无止。全世界缩小成了唇齿间的交融,但是布鲁斯打断了它。
       “我要给你看样东西。”他咬着克拉克的上唇,低声说。
   

TBC

评论(6)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