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rama

咸鱼一条
客官要次嘛

Morning Comes 〈二〉

    今天是Henry的生日呀,所以爆肝更了一章,祝亨亨生日快乐🎂🎉🎉🎉

〈二〉   Reality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出人意料的,当Clark在Bruce身边时,总会感觉很自在。这个男人既不夸耀自己,也不评价他人。Bruce醒来的时候没有一丝声响,这个即使再最私密的时刻也很安静的人,是不会为一个梦魇而改变的。
        Clark依旧是醒了,身边的人无故的震动夺走了他的睡意,睡眼朦胧中,他看见Bruce——瞳孔放大,整个人都被冷汗浸湿,疯狂的心跳和粗重的喘息,仿佛它的主人正身处险地,而不是在这安逸的家中。
        “Bruce”,Clark低声道,带着一种沙哑的倦意,“没事啦…”他伸手企图安慰他,但此刻Bruce似乎已经恢复正常——至少表面上是的。他带着一瓶安眠药,冲进了厨房。而Clark作为一个少言的人,从来不会无故过问他梦境的内容。 
        一月给哥谭带来了大雪:Bruce房间旁的湖早已结冰,森林被白色的雪绒完全覆盖。外面的一切都是模糊且阴郁的,微光打进来,为这个清晨平添了一丝阴森。
这一夜的时间似乎有点错乱。Clark跟着Bruce进了厨房,觉得自己可能仍处于梦中。他正背对着Clark在水龙头那儿接水喝。那瓶万恶的药就放在流理台上。
        Clark作为一个记者,拒绝在自己的报道中使用像“见了鬼”之类的有辱他职业素养的词,但当Bruce关上水龙头,有点自暴自弃地面对他时,Clark觉得可以修改一下自己的写作原则,Bruce看上去大概是真的见了鬼——他脸色惨白,莫名的苍老了许多,鹰鹫般的眼也涣散了。
       Clark小心翼翼的靠近,感觉就像进入一只野兽的领地——还是一只受伤的野兽,他想。“这很容易”,他在心中默念,“作为超人,他是很擅长这些的。一个拥抱,一个微笑,就可以驱散他眼中的阴霾。”但当对方是Bruce时,他知道这个方法并不合适…可又能怎么样呢?Clark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,有些尴尬的站在一边,他甚至希望对方能先开口说些什么,当然他什么也不会说的,这才是正常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Bruce胸口上的伤疤更难看了呢…”这是Clark所想,又没能说出口的另一件事。 
        两人间的沉默终于到了濒临爆发的地步,Clark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。他靠到了男人的肩上,“咱们回去吧,去床上?”他恳求着。Bruce点点头,这让他松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被褥里的热量还未散尽,Clark钻进去就被Bruce毫无保留地压住,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带着血腥味的,和温柔根本沾不上一点边的吻,这更像是两只困兽之间的搏斗撕咬,抓挠,争夺着空气。Clark犹豫了一会儿,没错,他完全可以配合Bruce,用一场酣畅淋漓的性事舒缓压抑,这没有任何问题,但根本解决不了什么。所以他一反常态的没有给予任何回应,而是把手放在Bruce的胸口,轻轻推开他,即使此刻他们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见自己,但Clark仍觉得他们之间隔了一片海洋的距离。
        Bruce叹了口气,显得很烦躁。他转过身,选择无视Clark行为中无声的询问,那双带着疑惑也依然充满温柔爱意的眼,这更像是一种逃避。Clark很自然地从背后抱着布鲁斯,从一开始的僵硬,到后来身与心的一同放松,Bruce的心跳终于恢复了正常。也许只是药的作用,他心想。
       “你对氪星还有印象吗?”Bruce突然问道。
       “不,”Clark低声说,他感觉到在肋骨之间有些刺痛。“我……我的父母在我还是个婴儿时,就把我送到这儿了。有时我…我感觉自己对氪星是有一些记忆的,但我不能真切的回忆那些。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这对我来说太困难了。”他叹息道,“人们常说,孩子在母亲的子宫里,就能听见周遭的一切,然后带着那些记忆出生,我想我就是这样。或者我只是…臆想出一些根本没发生过的事,让自己感觉好一些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曾经也这么做过。”Bruce低声道。
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       “伪造记忆。”他叹了口气,就像他在神父面前忏悔自己的罪过,“直至今日,我仍无法确保我大半的童年记忆是真实的。我曾找过Alfred去验证这一点,但我不认为他说的是真话,我是认真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很抱歉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我也是…”
        鸟儿开始鸣叫,在这个寒冷的、压抑的清晨,肆意炫耀着自己绝佳的歌喉。整个世界安静如斯,仿佛他们成了地球上最后的两个人。
       “Kal El是你的真名吗?”Bruce似乎有点困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姓El,名Kal。”氪星之子哈?他想着。“就像我姓Kent,名Clark一样,它们都是真实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介意我叫你Kal吗?”
        Clark突然有一种纯粹的感情冲动,他要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,温暖的、温柔的,这些美好的东西都给Bruce,虔诚的献祭一般,毫无保留的。只要他想要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啊。”他重复着,“我愿意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…”Bruce的意识已经陷入睡梦的泥沼中,但他仍挣扎的说出:“再陪我睡会儿,Kal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睡个好觉,Bruce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早晨的阳光带走雾气,时间在这一刻定格。
   

TBC
   

评论(5)

热度(56)